基金配资 > 电视周报 > 电视周报 > 正文

杨宏海:我与“黄遵宪”的故事

天富能源2020-05-02 15:42:16 

天富能源今年4月23日“世界读书日”,共青团梅州市委员会、梅州市广播电视台主办《青青悦读·五四特辑》访谈直播活动,主办方邀请我出席,要求结合个人成长故事,给青年朋友分享阅读的收获与体会。活动分“我读”“探讨”“荐书”三个环节。期间,我与听众分享了和近代梅州先贤黄遵宪相关的故事。

郑海麟著《黄遵宪传》

天富能源孩提时代,常听是教书先生的父亲谈起梅州先贤黄遵宪,知道这是一位爱国爱乡、享誉海内外的历史名人。一次,在书店买到一本上海文艺出版社的《黄遵宪》一书,作者是杨天石先生,此书令我爱不释手。当年在华南师大进修时,特选修“黄遵宪研究”课。当时学术界主要以爱国主义诗人、外交家、教育家评价黄氏,而我在阅读时却发现他在民俗研究方面有突出贡献。于是,我“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”,以“实用型阅读”的方法,深挖下去。撰写出一篇《黄遵宪与民俗学》的论文,被推荐出席1982年举办的全国首届“黄遵宪研究学术交流会”。出席这次会议的代表多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知名专家和学者,而我颇尊重的专家杨天石先生也在其中。杨天石此行带了一个任务,就是为《中国文化研究》一书来会上挑一篇论文在该刊发表。会议结束,在所有与会的几十篇论文中,我的这篇论文竟被选中。后来我调进深圳,此文获1987年广东省优秀社会科学成果奖,亦是当年梅州和深圳首次获奖的社科论文。而黄遵宪注重采风问俗、毕生“搜辑文献,叙述风土,不敢以让人”的文化担当精神,便成为我学习的榜样和座右铭。2005年,中国史学会在北京召开“纪念黄遵宪逝世一百周年黄金配资 学术讨论会”,我有幸以此论文被邀请出席,有机会向海内外的专家学者学习,此文后被选入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《黄遵宪研究新论》一书。

在我的少年时代,有一个好朋友郑海麟,他极其爱读书。我家里有不少藏书,可能是“书非借不能读”,我自己没读多少,而海麟常常借阅,可谓博览群书。他在大学时代就开始研究黃遵宪,虚心向行家请教,待中山大学本科毕业后,直接以研究黄遵宪成为博士生,后游学外国,成为黄金配资 研究黄遵宪的重要学者。他曾对我说,目前在剑桥图书馆的统计资料中,拥有最多阅读和引用量的梅州名人有三个。第一名是黄遵宪,第二名是林凤眠,第三名是李金发。这是三位令世界为之喝采的客家文化名人。2015年,时在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任高级研究员的郑海麟博士,将其所著的《黄遵宪传》(中华书局出版)赠给我。拜读郑海麟君的《黄遵宪传》,令我对黄遵宪又有了新的认识,可谓获益非浅。

天富能源在中学的中国历史教材中,林则徐是史学界公认的“开眼看世界第一人”,他最早接触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,提出“师夷长技以制夷”。拜读《黄遵宪传》后,我感到林则徐对西方的认识,较多停留在“器物”方面。而黄遵宪长期担任国家外交官,足迹遍及日本、美国,英国,新加坡等地,他深入调查研究,采风问俗,了解西方政治制度与思想,并且著书立说,引人中国。其《日本国志》是中国人最早为日本写志,涉及日本的历史与现状,突出介绍明治维新的改革措施与成效,强调要富強必须变法,其在思想上为戊戌变法的维新派提供了重要资源,产生了深远影响,他是名副其实的“近代中国走向世界第一人”。可惜由于戊戌变法失败,历史最终没有给他提供施展政治抱负的舞台。

黄遵宪罢官回乡后,致力于振兴文化教育,黄氏认为“强国之策,莫善于兴学”,他设立“嘉应兴学会议所”自任所长。开办新式学校,亲派弟子去日本学习师范,在东山书院创办初级师范学校,教授西方先进科目,该校是我国最早的民办师范,开启梅州教育新时代。他提出“我手写我口”,提倡“新派诗”,成为中国自屈原、李白以来第十位著名诗人。创造一种“明白晓畅”“适用于今,通行于俗”的新文体,对五四新文化运动产生重要影响。

杨宏海母子与郑海麟

郑海麟作为梅州籍海外学者,长期追寻黄氏足迹,知人论世,深入研究独成体系。《黄遵宪传》写出了黄遵宪作为一位走出围楼,走向世界,寻求救国救民真理的先行先觉者的典型形象,很值得向家乡的年青人推荐。

天富能源(本文作者为周报专栏作家杨宏海)

扫一扫,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0 0

热播视频排行

关注“无线梅州”

扫描二维码下载”无线梅州”App

扫描二维码关注”无线梅州”微信号